朴之原:一家专业生产清水混凝土、夯土墙、仿木仿石等建材实业有限公司。

位置首页 > 夯土资讯

这座大山里的夯土墙村落,已经成为旅游圣地

来源:朴之原    作者:    日期:2020-05-05    浏览次数:

导读: 老一辈人一定对传统时代的家的印象十分深刻,没有水泥,主要是夯土墙、石头和木头打造而成,生态环保、绿色低碳,也还十分耐用,当然经历风雨之后,也需要时时修缮。虽然新材料层出不穷,但对老家的印象一直都很温暖。
老一辈人一定对传统时代的家的印象十分深刻,没有水泥,主要是夯土墙、石头和木头打造而成,生态环保、绿色低碳,也还十分耐用,当然经历风雨之后,也需要时时修缮。虽然新材料层出不穷,但对老家的印象一直都很温暖。

童年的老家,时常出现在梦里,夯土墙、老瓦、老门扇,好像还有那条悠长的古街道,以及尽头的高大牌坊……一切都那么熟悉又陌生,亲切又悠远。然而,这一切美好只停留在梦里,无法触及,醒来只有支离破碎的片段,难以拼凑一串完整的记忆。
夯土墙老家
直到有一天,转角遇见一些古村落,散布着宋元明清以来祖辈传下的夯土墙老屋。这些泥墙木瓦的乡村田园,随着城镇化进程加速,有的浴火重生,炊烟缭绕,有的真实自然,鸟语花香,有的则逐渐被遗忘在人气凋零的乡间,老屋只剩残垣断壁。但通过它们,老家的记忆瞬间又复活起来。
夯土墙遗址
萝卜寨,就是这样一个古村落,被称作“云朵上的街市、古羌王的遗都”,是已发现的世界上最大最老的黄泥夯土羌族村寨,到处充斥着淳朴浑厚。它坐在岷江大峡谷半山腰的一大片平地上,在蓝天碧洗、白云飘飘的苍穹下,像天上抛下一块织锦,铺落崇山峻岭之间。
夯土墙古村落
冬天的萝卜寨,白雪皑皑,银装素裹

夯土墙老屋
夏天的萝卜寨,苍翠碧绿,娇润欲滴
 
寨子地理奇殊,建造夯土墙民居的过程格外艰辛,木头从山上一米又一米拉回来,石头从山下一块又一块背上来,黄泥筛了一遍又一遍选出来。从备料到修建,新筑一座泥土民房,往往需要一家几代人倾注全部心血。有些千年历史的老屋,更是凝结着祖先超常的智慧和劳动,如今依旧福泽子孙后代。
夯土墙古民居
站在远处山坡上俯瞰,有不加修饰的夯土墙,也有覆着黛瓦的石砌墙,充满古韵的民居消隐在黛青山下,如诗如画。步入寨子,行走间,远远便能见到长长的,土石掺杂或纯泥筑造的夯土墙,偶或一面土墙一面石墙,两两相望,一副永远看不厌的模样。数度春去秋来,它们为村人阻挡风雨,也与外面的世界隔离。
夯土墙
被茂林包围的萝卜寨,一条条石路像手指梳理着村寨,它们陪伴路沿儿的渠溪,通向田野,走进村子的每一个角落。正是源于大山的心胸、黄土的情怀,孕育了村寨和乡人,与自然融为一体,传承羌寨千年图腾,过着朝耕炊暮、乡友邻睦的农耕慢生活。
夯土墙传统
群山环翠,花开吐蕊,被大地怀抱的传统古村落、古民居建筑群,在数百年的时光中沉默,在光阴的磨砺中沉淀、丰富。亟于无限乡土、深山,寻觅夯土墙古村落和百年老屋,它们犹藏深闺人不知,等待我们去修缮、保护和挽留。
夯土墙家园
各地的古村落古民居虽不尽相同,有极尽工巧,用料考究,有粗犷古朴,流畅醇重,还有的散发少数民族风情,原始古拙……但它们都积淀了深厚的民族文化,寄托着我们梦寐萦怀的乡愁。
夯土墙建筑
朴之原,鼎立中原的建筑与景观装饰专业机构,长期致力于夯土墙研究与实践,希望一一散落在每座乡间、各个角落里的这些古老夯土墙,能够待到山花烂漫,等到生命重新焕发的那一天,遇到牵线搭桥的有缘人,令它们以淳朴丰厚的身影,树起一座乡村和历史的艺术丰碑。
上一篇:文化大时代,现代新型夯土墙大有可为 下一篇:夯土墙民宿:乡愁、旅游与吃穿住行